程序员装备系列之云币邱亮

本文在 Remote 微信公众号首发, 是 Remote 全新系列 "装备" 的第二篇文章. 在这个系列中, 我们每期会邀请一位优秀的从业者来分享每天陪伴他们的硬件装备和软件装备. 作为优秀"工匠", 我们不止在乎结果, 我们更在乎过程. 下面有请本期嘉宾 云币网 CEO @云币邱亮.

你是谁?

hpyhacking

我叫邱亮,程序员,热爱 HACKING,HAPPY HACKING。 既然态度都这么“装”,那日常用来装的装备自然少不了。

你有些什么硬件装备?

办公室里用一台定制版的 Mac Mini 配 Apple LED Cinema Display 外加 HHKB Pro Type-S 键盘 和 MX Master 鼠标,坐在 Herman Miller Aeron 上,头戴 GRADO SR325IS 用来听一些比较重的歌曲,一来可以给 HACKING 带来感觉,二来可以屏蔽其他同事带来干扰。

办公室工作桌

家里是一台高配版 iMac 27 Retina 5K 配 Apple Keyboard 外加 MX Master,因为经常工作到很晚,就算是 Type-S 也会稍微影响家人休息,所以还是自觉的换掉了键盘。外放的音箱是 HiVi M200MKII,头戴的是 GRADO RS1i 耳机 加 GRADO RA1 电池版耳放,用来听一些静点的音乐非常合适。

家里办公桌

平时骑车上下班,坐骑是 Cannondale Badboy 整车全是专利,背着 TIMBUK2 邮差包 里面有一台 New MacBook 和 Kindle Voyage,用 iPhone 6 听着 Beats Powerbeats2 无线耳机。遇上北京天气不好的时候,就开着 斯巴鲁 Outback 去马路上参与人民群众的堵车活动。不得不提的就是 OAKLEY 的眼镜,无论是骑车、开车还是度假都是最佳选择。

badboy

badboy2

每...

......

阅读全文 →

程序员装备系列之 ashchan

本文在 Remote 微信公众号首发, 是 Remote 全新系列 "装备" 的第一篇文章. 在这个系列中, 我们每期会邀请一位优秀的从业者来分享每天陪伴他们的硬件装备和软件装备. 作为优秀"工匠", 我们不止在乎结果, 我们更在乎过程. 下面有请本期嘉宾 ashchan.

自我介绍

ashchan

我是 ashchan,一名 Web 和 Mobile 全栈开发者和软件咨询师。我做过 8 年 Freelancer,经历过几家不甚了了的创业公司。目前旅居日本,于 2015 年创办了自己的软件咨询公司 Centax, Inc.(接地气的说,公司主营外包开发业务)。

作为一名很不合格的 CEO,我每天 70% 的工作还是写代码。

硬件装备

在办公室里我使用一台 21.5 寸 iMac 4K,外接 29 寸 DELL U2913WM 宽屏显示器(2560 x 1080)。平时编程工作中 Rails 和 iOS 开发各占 40% 左右,这台 Mac 很好的满足了我目前的需要。Dell 超宽显示器非常方便用来编辑 Xcode 里的 Storyboard 及调试 Safari 里的 HTML 页面,或观赏电影(接近目前主流影片的长宽比,可惜的是 Netflix 不提供超宽屏分辨率的影片)。不过它的缺点也很明显:不是高清的。

工作桌

走访客户、朋友或出去办公时,我使用高配版 12 寸 MacBook。这台机器被大家诟病较多的是其性能,但其实应付普通的 Rails 或 iOS 开发并没什么问题。我这两年的 iOS 项目都是用 Swift 开发的,MacBook 确实稍显吃力,可速度和性能还可以接受,个人认为这台笔记本胜在轻便(颈椎病人背厚重的笔记本伤不起)。

我没有使用 iMac 自带的 Apple 键盘,因为我多年来一直青睐人体工程学和分裂式键盘。目前在敲的是 Kinesis Freestyle...

......

阅读全文 →

我如何把薪水从 50人民币/天 提升到 100美元/小时的 (4)

tj.jpg

这是一篇迟到了两年的更新, 这两年陆陆续续收到了很多人给我回复”太监”. 其实我当时还并不知道用“太监”来形容"无下”文的梗, 所以我还专门挑选了几个读者给他们回信, 并好奇的问道: “朋友, 你是怎么知道小学别人给我起的外号的?”. 读者当然是一头雾水, 并给我解释了”太监”只是说文章, 没有说我之意.

是的, 我姓 “太”, 小学时大家喜欢用姓来起外号, 我除了获得那种温暖的 “太阳”, “太太” 之类的外号之外, 也难免收获 “太监” 这种恶心的外号. 其实我还是看得很开的, 因为我知道, 等我未来找到了 “太太太”(别笑. 说不定太太太就会是你. 但, 你得是个女的), 生了儿子, 我会给他取名 “太子”, 把被占的便宜通通给朕占回来.

俗话说得好 “Better late than never”, 虽然是迟了, 但是我还没有自暴自弃. 因为我知道后续的故事那是更加精彩的, 所以我一定要分享给你.

那次上海之行回来后, 我正好面临毕业(09年), 和大多数应届毕业生一样, 我将面临对事业和爱情等现实问题的诸多抉择…

事业上, 当时公司的老板越来越是器重我, 转正应该是顺理成章的事. 而薪水也大概会落在 3.5 - 4k左右人民币/月. 这一切对09年的成都应届毕业生来说还是不错的. 但不知为何, 心里还是充满着一些犹豫…

两件重大事情, 让我做出了最终的决定...

事件一: 和李华顺的面基

李华顺

李华顺(huacnlee)的作品挺多的, 是个非常优秀的 Ruby/Rails 工程师. 他的详细信息可以参看他的个人网站. 简单的介绍他是 RubyChina 的创始人加管理员之一, Ruby gems 在中国的镜像也是他搭建的 https://ruby.taobao.org (后来更新为 https://gems.ruby-china.org), ...

......

阅读全文 →

我如何把薪水从 50人民币/天 提升到 100美元/小时的 (3)

roushan.jpg

接上篇: 我如何把薪水从 50人民币/天 提升到 100美元/小时的 (2)

那之后的实习时间过得很充实,每天基本都会有新的挑战,然后再绞尽脑汁解决它们。每天都像在打boss,有大有小,理所当然经验值也在迅速的增长。这样的时光一直持续到这个项目快结束的时候。那时挑战感觉明显下降,一方面是技能上已经比较熟练,另一方面项目上也没有什么新的技术的引入,基本是 bug fix 和微调为主。不知是被虐惯了还是怎么的,突然的轻松下来让我非常不习惯。

于是我想利用那段时间把毕业设计搞了,其实毕业设计的东西我已经在学习 Ruby on Rails 的时候写的差不多了, 只是经过了这么久的实习觉得当时很多地方代码写的还不够好,所以想把它重构一下。因此也给老板提出每周只上三天班,其他时间就留在学校做毕业设计。

在学校准备毕业设计期间,一个偶然的机会遇到了以前教我Java的严老师。于是聊到了我实习期间一些情况,当时我对Rails大加赞赏,并和他讨论了不少细节,想说明这是一个真的不错的技术。他也听得津津有味,觉得很感兴趣,特别是对它的开发效率,所以他也在考虑是不是可以在自己的项目里用一用, 也会推荐他的学生看一看。

mala.jpg

说来也巧那天刚聊完我回到寝室,就有几个同学和几个学弟来找我,听说我实习一直在做 Rails 开发,希望我能教教他们Rails。我当时很爽快的答应了,一方面是因为那段时间也相对轻松,另一方面,我倒是也想考验一下自己,是不是可以把一个自己知道的东西清楚的讲给他人听。何况能帮助到几个朋友了解一门我喜欢的技术那也算是一件不错的事情。当时我一直觉得自己从Rails社区索取太多,但是贡献不够。所以也把这一次的事情当成了一个回馈。谁知后来这事一传十,十传百,想要加入一起学习的同学越来越多,所以整个学习小组一起学习时看起来就像一个班在上课一样。

没过几天这事就传到了系主任耳边,...

......

阅读全文 →

我如何把薪水从 50人民币/天 提升到 100美元/小时的 (2)

Monroe.jpg

接上篇: 我如何把薪水从 50人民币/天 提升到 100美元/小时的 (1)

那次重构比我想象的快了不少,也就持续了两个来月. 当时整个项目的代码和流程都已经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 就给一些简单的数据吧, model的代码行数从之前的几十行变成了6000多行, 现在想想都疑惑之前这么多代码都堆积在哪里的? 测试的代码也从几十行提升到了 10000多行, 测试覆盖率也从之前的0提升到了80%多. 只看行数可不行, 我们得说说比例. 代码和测试的比例大概在 1:1, 从比例上来看, 还算是比较匀称的.

匀称? 怎么感觉是在说身材? 其实硬要这么比喻, 也是恰当的.

你可以把这个比例理解为女孩子胸围比臀围, 大概 1:1 是非常匀称的, 如果接近 1:2 那么已经说明你有过度测试可能, 从另外一个角度看, 说明臀部过大(或者说胸部过小). 如果已经达到了 1:3, 那么请你尽快咨询好最佳逃脱路线, 不然这一屁股坐下来后果不堪设想...

说来我当时就被这一屁股坐过, 死得很惨. 那时我追求所谓的测试覆盖率100%, 严重拖延了开发进度, 导致新版本没有如期发布. 后来被客户怪罪, 还牵连了 Tim. Tim 倒是没有怪我, 但指出了我过度测试的地方, 让我以后注意.

并且告诉我, 好的工程师不是只会"追求极致", 而是懂得如何在 "质量" 和 "成本" 上 make a right trade-off.

focus.jpg

现在回忆起来, 这两个来月我是幸福的, 第一次体会到这种百分之百专注在一件事情上的快乐. 从早上一睁眼就无时无刻不在思考项目上的问题, 我的修改是不是让代码变得更好了? 这个地方如何抽取? 为什么先写测试会帮助我做出更好的设计? 为什么预计到变化这么大, 依然坚持重构而不是重写?....

无数大大小小深深浅浅的问题时刻盘旋在我的脑海里. 刷牙, 吃饭, ...

......

阅读全文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