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如何把薪水从 50人民币/天 提升到 100美元/小时的 (4)


 

这是一篇迟到了两年的更新, 这两年陆陆续续收到了很多人给我回复”太监”. 其实我当时还并不知道用“太监”来形容”无下”文的梗, 所以我还专门挑选了几个读者给他们回信, 并好奇的问道: “朋友, 你是怎么知道小学别人给我起的外号的?”. 读者当然是一头雾水, 并给我解释了”太监”只是说文章, 没有说我之意.

是的, 我姓 “太”, 小学时大家喜欢用姓来起外号, 我除了获得那种温暖的 “太阳”, “太太” 之类的外号之外, 也难免收获 “太监” 这种恶心的外号. 其实我还是看得很开的, 因为我知道, 等我未来找到了 “太太太”(别笑. 说不定太太太就会是你. 但, 你得是个女的), 生了儿子, 我会给他取名 “太子”, 把被占的便宜通通给朕占回来.

俗话说得好 “Better late than never”, 虽然是迟了, 但是我还没有自暴自弃. 因为我知道后续的故事那是更加精彩的, 所以我一定要分享给你.

那次上海之行回来后, 我正好面临毕业(09年), 和大多数应届毕业生一样, 我将面临对事业和爱情等现实问题的诸多抉择…

事业上, 当时公司的老板越来越是器重我, 转正应该是顺理成章的事. 而薪水也大概会落在 3.5 – 4k左右人民币/月. 这一切对09年的成都应届毕业生来说还是不错的. 但不知为何, 心里还是充满着一些犹豫…

两件重大事情, 让我做出了最终的决定…

事件一: 和李华顺的面基

李华顺(huacnlee)的作品挺多的, 是个非常优秀的 Ruby/Rails 工程师. 他的详细信息可以参看他的个人网站. 简单的介绍他是 RubyChina 的创始人加管理员之一, Ruby gems 在中国的镜像也是他搭建的 https://ruby.taobao.org (后来更新为 https://gems.ruby-china.org), 他为中国的 Ruby 社区做出了很多的贡献.

他和我差不多同龄, 当时也是在成都用 Ruby/Rails 做开发, 是他们 Ruby 组的 team leader. 当然, 我那时也是我们公司 Ruby 组的 team leader. 所不同的是, 他除了自己还有别的人可以 lead, 而我只有自己可以 lead. 我们的认识是通过网络. 常会在网上讨论讨论技术问题, 毕竟那时圈子太小, 没什么人可以讨论, 所以能抓住一个那真是非常开心. 虽然彼此都在成都, 却未曾蒙面. 一直到他透露出一点微弱的想换工作之意, 我才立马忽悠他来我们公司, 因为我一个人写 Rails 实在是太寂寞了. 这种感觉犹如冷宫里关了几年的嫔妃, 突然看到一个热爱 Rails 的精壮男儿, 那小心脏扑通扑通跳得厉害, 真叫一个野猪乱撞… 在我再三 “安利”, “玫琳凯”, “康宝莱” 之下, 他终于决定来面试了.

 

那天, 成都的天气格外的晴朗, 朵朵白云很不真实的挂在碧蓝的天空上, 这种晴朗在成都是极其少见的, 这是一个 95% 都是阴天的城市. 所以显然 God 导演为了这场戏做出了些特别的安排.

手机(魅族M8)响起, 短信内容: 李华顺: “我已经到楼下, 下来接下我吧.” 我欣喜万分, 立马起身, 合上电脑(MacBook 小黑, 现在已经绝版了。), 整理了一下自己的发型和衣领, 闻了闻左手手腕内侧已渐渐褪去的香水味. 是的, 我去和女朋友约会也最多就是如此了, 可见我已经为这次网友见面做好了精神上以及肉体上的双重准备. 我迅速乘电梯下楼, 冲出了大楼的大门. 迎面就看见了他.

华顺 -- 没有我想象的那么高大和精壮, 反倒有点偏瘦弱了, 他穿着一件白底黑细条纹的 JACKJONES 衬衣(别拿现在的眼光看哟, 这在当时的年轻程序员眼里, 已经算是时尚时尚最时尚了), 显得本来皮肤不白的他更加的黝黑, 正脸留了草草几根胡须, 比照片显得要成熟了不少, 兼具了漏气版李晨和拉长版王祖蓝的气质… 说一点都不失望是骗你的, 但是我是一个走心的人, 这一点点障碍是不能阻止我的…

领着华顺来到办公室, 带领他简单的参观了一下当时还未曾流行起来的”开放式”办公环境, 然后就立马把他领到了”小房间”, 开始了我们的”深入交流”. 虽然我们是第一次见面, 但其实我们早已是你知我长短, 我知你深浅了. 所以所谓的技术面试, 就完全是走一个形式罢了. 我们谈论更多的是技术发展以及个人发展的问题, 我也给他分享了一些去参加 Ruby Conf 的见闻, 得出了一个共同的结论, 当时成都的 Ruby/Rails 环境, 相比上海真的是差得太远. 成都这边应该也抱起团来, 至少应该开始组织社区活动, 把优秀的工程师给集中起来. 我也同时透露了想打造成都 No. 1 Ruby 团队的想法, 所以非常希望他能加入一起建设这个团队.

我们”深入交流”长达两个小时, 累得已是两脚发软,拖着疲惫的身躯, 还是把华顺送上了车. 累是累,但内心还暗喜, 以后有望打造成都最好的 Ruby 团队了. 之后我给我的老板和HR对华顺大加赞赏, 说是到目前为止公司面试过的技术最优秀的工程师了, 心想简直稳得不行. 犹如敌法, 幽鬼, 虚空, 幻刺, 火枪的近卫20分钟破了对方三路, 告诉我怎么输? 当然, 除了第一轮的技术面试, 后面还需要被 HR 和 CEO 面试, 一共是三轮. 所以我还需要在耐心的等待一段时间.

大概一周之后, 我收到了一个会议预约, 内容是商量华顺的面试情况. 心情大好, 那天下午基本没有做太多的事情, 一直是在期待这个会议. 早早就坐进了会议室,等待 HR 和 Calvin 的到来, 这感觉如同高考后等待成绩一般, 但即便如此, 还是稳得不行…

Calvin 一如既往的准时到达, 简短的问候之后就开始了正题. 首先是让每个人阐述自己面试后的印象. 当然, 我除了赞扬就只有赞扬了, 完全是一副被塞了红包的架势. 叙述完后就开始投票, 当时的公司采取的是一票否决制. 让我大惊失色的是, Calvin 尽然投了反对票. 理由是因为他觉得华顺英语不好? 我当时惊呆了. WTF? 我立马开始解释大多数程序员只是”说”可能有问题, 但是写和读是肯定没问题的, 何况和客户交涉的事情并不是需要每一个人做啊? …..

最终, 我的努力没有起到效果… 华顺就 TM 这样被我们公司给拒绝了. 我所有的努力也白费了。那一天回家的路上, 一直在思考今天发生的一切,想起 Calvin 还在会议上说, 以后以招 Java 和移动的程序员为主. 我一心想把公司打造成成都最强 Ruby 团队的梦想看来是破灭定了. 我们公司居然会因为这么一个我看起来可笑的理由把如此优秀的人才给拒掉. 那是我第一次深深的怀疑我是不是要继续呆在这里….

事件二: 原来还有这样的公司

那天心情大坏, 回家后立马在推特上发了句牢骚, 说自己想换工作了.. 结果没过几分钟收到了上次去 RubyConf China 认识的 Daniel 的回复. “这种事情可不好在推特上说,你前雇主看到可不好,你gtalk是什么?我和你私聊一下… ”.

这里得给 Daniel 童鞋一个特写,他中文名叫 吕国宁,是 Shanghai on Rails 和 后来的 RubyChina 的第一发起人。 中国 70% 以上的 RubyConf, meetup 都是他组织的。 这里的 70% 当然不精确, 这不是为了突显他的牛逼吗? 这里剧透一下,他就是后来和我一起主持 Teahour.FM 的 Daniel.

不知道说这是一次改变我一生的谈话是不是有点矫情… 但事实的确如此. Daniel 这个童鞋非常热心, 现在看来,说他是社区第一知心哥哥,我相信不会有人有意见。无论你是男的还是女的,他都不挑,你懂的。:p

他仔仔细细的问了我现在的工作情况和遇到的困境. 我告诉他自己遇到了天花板, 而且本来想打造一个当地的强大团队的计划也泡汤了, 有点想去上海或者北京闯荡一下, 也顺带想咨询一下他上海的环境和情况.

我们当时聊得很 happy, 很基情四射。 涉及技术,他在异地的生活, 我在公司的经历…. 无所不谈….

当我们已畅谈了有半个来小时后, 他突然问了我一个问题, 如果有一个机会可以让我不用离开家乡, 但是又能和一群世界范围内顶尖的 Ruby 工程师一起工作, 我有没有兴趣.

What? 不会是逗我玩儿吧?

Daniel: “你听说过 Intridea 这个公司吗?”

什么? 这可是我当时心目中 Ruby consultancy 三剑客之一 (thoughtbot, Intridea, Hashrocket), 我当时在公司的项目里有大量的 gem 和插件出自于这几家公司.

我: “当然知道, 太有名了, 你不会是要介绍我去这里吧?”

Daniel: “这家公司在华盛顿特区, 但是他们在全世界范围内招人, 最近正在从中国招人, 我已经加入了这家公司, 如果你有兴趣的话也将和我一起成为这里的第一批员工. 这家公司信奉 remote working. 员工只需要在家里就可以上班, 不要说在中国, 即使在美国的员工, 也都在自己家里上班… 这个和 freelancer 很像, 但区别是这是一份全职的工作…”

我 TM 惊呆了, 还有这种公司? 在那个年代, 作为一个学生, 我的确是纯真而孤陋寡闻的… 什么remote working? 什么 freelancer? 在家里就行? 那岂不是没有被潜规则的风险?

我: “天, 我不能有兴趣更多…”

Daniel: “那你先发一份简历给我. 要英文的.”

接下来一天, 我就在家憋大招了… 我知道我的经验在那些久经沙场的工程师看来是毫无优势的, 所以我唯一的出路就是展现我的基情吧. oh, no, 是“激情”. 因为我是真的热爱技术, 热爱互联网, 即使我还不足够优秀, 但是我有激情去学习和进步, 我只需要把我的真情实感写出来就好, 能成则成, 不成也没什么遗憾的. 毕竟自己刚刚毕业, 还有太多需要学习.

如下就是我的简历(有兴趣的看, 没兴趣的可以略过), 现在看起来 英文真是蹩脚的可怕, 内容也好是稚嫩. 但是重新读来, 我依然能感受到我当时对编程和互联网的激情, 这一点至今都毫无褪去….

Basic information: Name: 太檑 (Terry Tai) Gender: Male Date of birth: 1985-04-19 Education: BENG Employment Objective: Ruby/Ruby on Rails programmer Gtalk/Email: poshboytl@gmail.com

Self-Introduction:

When I saw the screencast which is a tutorial about how to create a super simple blog in 15 minutes 3 years ago. I was deeply attracted by the power of Ruby on Rails. I can’t stop making Web applications by using Rails these three years. Because I love the Internet, and also love using the best tools. In my mind, the Internet has changed our life a lot in the passed several years. But I think it’s still not enough, there is also more potential chances to go further. I really wanna be the person who can use my keyboard to create products to change people’s life with my team members.

Currently I’m the Ruby team leader at the Omniquest International in Chengdu. I think I have the capability of taking charge of a department alone, including architecture design, coding, communicating with customers. I’m familiar with Agile process and practice, I hold the scrum meeting every day, use the agile practices like TTD (Test Drive Development) and the CI (Continue Integration) in my team.

I’m enjoying using Textmate writing Ruby on my laptop in a comfortable environment. I believe work is a kind of fun. I have the passion to use and learn new things if they are nice and neat, like MongoDB, Couch DB, Git, Rails 3, Phusion Passenger, Rspec and so on.

Project Experience: ….

简历发出的第三天我就收到了面试通知, 面试是在线通过 Skype 进行的. 第一个面试我的是 Intridea 在中国的第一个员工 — Dingding, 他后来成为了我的创业合伙人. Dingding 是一个说话特别简短的人, 所以他问问题通常都极度简洁但又切中要害, 所以整个过程 90% 都是我在说话, 但是由于我还算健谈. 所以整个过程还是非常的 nice, 我觉得正是我们的互补, 为我们后来的基情埋下了深深的伏笔….

后来还经历了两轮美国工程师的面试, 这两次都是全说英文面试, 还好还好… 我在上一家公司打下了良好的基础, 用英文泡妹子不行, 聊技术那还是杠杠的… 现在你是不是理解为什么我会花一集的时间来聊英语学习了吧?

最最有意思的就是最后一轮面试了, 最后面试我的是 Intridea 的 CEO Dave Nafis. 距离第一次面试已经两周过去了, 等待的心真的好苦. 那天提前就沐浴更衣好, 在家里的办公桌等待着面试的到来. 正当此时, 母后尽然走进房间, 手拿一盘水果.

母后: “我在旁边看你面试? 怎么样?”

我: “什么? 这也要看?好啊. 不过这次是英文面试哦?“

母后: ”没关系, 我坐旁边给你加油.”

我:”好,别喊出来就行。” 怪笑….

和母后的打趣, 让我紧崩到极点的心,略微的放松了下来….

正当此时,Skype 铃声想起…. 我和 Dave 开聊了…

(大意)

Dave: “你好, Terry. 还好吗?”

Terry: “非常好, 你呢?”

Dave: “我也很好, 谢谢。 你住在中国的哪个城市啊?”

Terry: “成都, 是一个中国西部的城市, 算是西部最大的一个城市吧.”

Dave: “有意思, 我听说过这里. 喜欢吃辣的地方.”

Terry: “哈哈, 是的。这里以美食和美女闻名, 有机会来成都玩玩啊.”

Dave: “一定, 一定. 但是, 你说来玩是指美女还是美食啊? ” (我喜欢这种美式幽默….)

Terry: “哈哈哈哈, 我….. 当然说的是帅哥….” (本来是想学人家美式幽默, 但是一说就后悔了,这不是跪求被潜规则吗?)

Dave: “哈哈哈…. 对了, 你是不是在美国待过? 我听你英文发音很棒啊.”

Terry: “是吗? 谢谢. 其实没有, 我去过最远的地方就是中国的北京了.”

Dave: “那你是怎么学英文的?”

Terry: “和大多数中国人一样, 在学校里啊. 不过学校学了 10年 感觉当不到最近一年, 因为这一年我和一个美国工程师 Tim 合作做了一个项目. 为了和他好好的合作, 我拼命的在自学…” (很自然的导向了我当时引以为傲的项目)

Dave: “有意思, 能聊聊这个项目吗?”

…..

…..

Dave: “我看你简历里项目经验还是挺多的… 你工作几年了?”

这个问题我楞了一下, 因为我才刚刚毕业. 怎么回答呢?

Terry: “事实上, 我才毕业一两个月. 不过我大二下期就是在外面实习并做各种项目了. 如果这个也算工作的话. 我差不多有两年多工作经验吧?”

Dave: “Cool, 这当然算了. ”

…..

…..

Dave: “最后我们聊聊你对薪水的期望吧, 能告诉我一下吗?”

糟糕, 我尽然没考虑过这个问题. 我心想上一家公司都是接近4000了, 这里怎么也得高一些才行吧. 我 mute 了 skype, 看向旁边的母后.

我: “母后, 问我薪水要多少. 六千你觉得怎么样?”

母后思索了一小会儿, 摇了摇头, 手用力的比出了一个八. 我表示有点惊讶, 觉得八千可能有点高了, 于是摇了摇头. 母后接着更加用力的摇了摇头, 更加用力的比了几下八. 好吧, 我认怂. 听母后的.

我打开了 Skype 的话筒…

Terry: “八千”

Dave: “嗯…… 你说的是人民币还是美元? 周薪还是月薪?”

Terry: “哦, 抱歉, 我说的是人民币, 月薪.”

Dave 当时 “hmmm….” 了很久没说话, 然后突然感觉他也 mute 了一会儿…

Dave: “好, 我记下了. 今天我们就先聊到这里吧, 再见.”

Terry: “好, 拜拜.”

当时结束的很匆忙, 而且听起来 Dave 的态度也有点奇怪. 我估计我是报价报高了.

会议结束后,我用一种略带责怪和遗憾的眼神看向母后.

我: “我好像是价格报高了, 说了后, Dave 的态度好奇怪.”

母后摸了摸我的头道: “没事, 你值这么多…. 我还想让你说 1万呢。”

我:”一万?我又不是卖身。”

母后:”卖身?那还是报 3000 吧。”

说完拿着果盘扬长而去…..

…..

那天晚上没睡好, 心想每一步都做得这么好…. 结果最后薪水的问题上栽了跟头. 哎, 我就是这样一个人, 总是会忘记考虑钱的问题… 连谈恋爱也是在这上面栽的跟头…. 那天我犹如失了恋一般静静的躺在床上…. 失落的不行….

天还没万全亮,几乎没怎么睡着,索性就起来了, 还是习惯性的第一时间打开电脑. 一封邮件提醒跳了出来….

“CONSULTING AGREEMENT”…

急切的打开, 是来自 Dave 的信.

Dave 信里说,

“Terry, 昨天不好意思, 突然有个重要的事情结束的比较仓促. 你的薪水要求我换算了一下, 说实话…… 我不确定是不是我搞错了, 太低了. 经过我们工程师和我的评估, 我们可以给你提供 20 美刀/小时. 这是一个全职的工作, 所以你每天平均要工作八个小时. 我相信这样你会满意的.”

WTF? 20美元/小时…. 每天八个小时? 立马打开 Google 查了一下当时的汇率. 那个时候汇率还是 7 的年代呢…. 我去, 真的只是写代码吗?

20 × 7 × 40 × 4 = 22400 (人民币/月)

我不知道你有没有傻乎乎的对着电脑笑过…. 但是那天… 我对着电脑笑了一整天…..

是的, 这一段经历是以笑开始的… 但是… 过程可不是这么轻松….

未完待续…(从第四集开始, 以前总结的部分就交给大家了:P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