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ag:terrytai.me,2013:/posts Terry Tai without BKB 2020-09-13T07:20:24Z Terry Tai tag:terrytai.me,2013:Post/1524321 2020-03-27T14:18:15Z 2020-09-13T07:20:24Z "你们连人都不爱,读这么多书有什么用?"
背景新冠肺炎已经在世界范围内全面大爆发,美国确诊人数已超过中国。

如果说那个粥店的横幅,是个别商家为了搏眼球闹出的笑话,大家可以一笑了之。



那么今天发生在一个我微信的群里的对话 —— 一个充满了高学历成年人的群里的对话就难以让我一笑了之了...

当美国确诊人数超过中国的新闻被转发在群里之后,不少人开始了感性的庆祝,还有人在做理性分析,当分析被导向,这事儿对“咱们” 如何如何好,犹如互扔核弹实行了对等打击,所有国家回到了同一个起跑线时...
我就彻底绷不住了,一言不发的退了群。
沉默了许久之后, 决定写点什么。

这篇博客不想谈对错,也不想讨论意识形态,拔高到聊什么民族主义,集体主义或者个人主义...
我就想讲一个真实的故事,一个我高中英语老师的故事,一个改变了我世界观的故事。

那是2001年9月12日,早上第一节课。
英语老师一如既往的准时到了教室门口,然后缓缓的走上讲台,高跟鞋的声音少了平时的那种清脆和连贯。
她把书放在了讲台,眉心紧锁,然后问道: "同学们看新闻了吗?美国世贸大厦被一架飞机撞了...."

话音还没落地,突然,整个教室沸腾起来了,同学们开始剧烈鼓掌(包括我在内),大声叫好,“OH, YES!”,  "牛逼!".... 甚至角落有个男生还得意的喊出了 “打倒美帝国主义!” 周围的人向他投去了敬佩的眼神,并哄笑成了一团。我相信他的感觉肯定比运动会拿了长跑冠军还来得爽快,这让我羡慕不已。

当陆续有人发现老师的眼神不对劲,这才慢慢安静了下来。
显然,老师对我们的反应非常吃惊,她瞪大了双眼,闪闪发光,脸被涨得通红,不停的喘气,感觉想说什么,但又被压了下去...

"你们在高兴什么?"
她扶了一下眼镜,深吸了一口气。

"你们在高兴什么?能派个代表回答一下吗?"
整个课堂一片寂静,气氛一下子从开始的沸点,直降到了冰点...

"你们知道这次事件会死多少人吗?那些人可是你们的同类,他们是普通的人民。"
她的手有一些微微颤抖...

"我怎么会教了一群这样的人,你们连人都不爱,读这么多书有什么用?"
停顿了许久,她的眼睛已经有些湿润,看得出她还在竭力的控制自己的情绪。

“就算你狭隘到只爱中国人,那我告诉你,你知道里面也有中国人吗?”
“你们还这么年轻,到底是谁让你们变成了这样?”
“今天不上课,自习,学了知识也是白学,好好想想吧。”
....

至今,那天的情节还历历在目,老师的每一句话,每一个表情,每一次颤抖...
我不得不说这几句话从此就回荡在我脑海里,一直伴随我长大成人,我时常还会琢磨老师说的这几句话背后的含义,并反复给自己提问题:

  • “我那天为什么开心?”
  • “我是发自内心的开心吗?”
  • “我为什么要讨厌美国?”
  • “谁教我讨厌他们的?还是我自发的?”
  • “我到底讨厌他们什么?政府?人民?科技?意识形态?...”
  • “我到底有没有同情心?如果有,我的同情心只该限定在对中国人吗?”
  • “同类的定义是什么?是人就是同类还是要区别于皮肤?语言?国籍?民族?宗教?...”

“日光之下并无新事!”
19年之后,类似的事情又发生了...

这次人们的欢呼,本质上和年少的我应该没什么区别。
我觉得那时的我是蠢,而不是坏... 所以还有救。
遇到这么好的老师的确是我运气好。

最后,
  • 祈福全球的疫情能早日得到控制,更少的人会被病痛折磨,离开的人能安息!
  • 祝愿欢呼的那些人,是蠢,而不是坏!
]]>
Terry Tai
tag:terrytai.me,2013:Post/1514982 2020-03-01T03:14:55Z 2020-09-03T06:49:31Z 远程工作是成年人的游戏


这次疫情让 “远程工作”这个词再一次进入了大众的视野。让很多没有远程工作过的人也能体会一把,不知道大家是什么感受?

事情对我来讲其实没有太多区别,因为我已经远程工作快十年了,以雇员的身份远程过,也以管理者的身份远程过。

这个契机,我回忆这十年的远程工作经历,有一事情现在想起来依然印象深刻,那是一切开始的时候…

差不多是十年前,那是我毕业后的第一份正式工作,在一家位于华盛顿特区的软件咨询公司,叫 Intridea.  在当时看来,这绝对是一家小而美的技术公司。公司人数大概不到三十人,并且 95% 的人是会写代码的。这是一个我梦寐以求的地方,因为我加入之前就已经用着 Intridea 大神写的开源软件和看他们写的书了。

Intridea 崇尚远程工作,他们相信优秀的人不一定在你身边,所以他们全球范围内招人,而我很荣幸的成为了其中一员。

这一切看起来正是我想要的,经过长达三轮的面试成功的拿到了 offer.  offer上写的是时薪并且用美元计算和支付。

我第一天上班快结束的时候,产生了一个疑惑,于是我发消息给了 CEO Dave.

我: “Hi Dave,  想问你个问题,公司是如何知道我每天工作了多少个小时,并以此给我付薪水呢?”
Dave: “Hi Terry, 你告诉我们你工作了几个小时,我们就以此给你发薪水。”

我当时愣住了,有点不太敢相信自己的眼睛。
为了确保自己没理解错,我继续提问,

我:”所以你的意思是,我自己记录我每天工作了多少个小时,到时候告诉你们就可以了吗?那我故意多报怎么办呢?”

Dave : “哈哈,Terry,  这需要信任,我们相信你不会这么做的 :)”

 ….

这几句剪短的对话,感觉自己又相信爱情了,瞬间我就湿了(眼眶),一股一股热流从脚底涌上头顶,久久的不能平静….

要知道,那个时代的中国,绝大部分的软件公司都还在打卡上下班呢。能允许一个错峰上下班就已经是时尚时尚最时尚了。我每天都能听到同学对自己公司的各种变态打卡和监控制度的吐槽,同时也能听到一些人“聪明”同学如何巧妙的利用打卡制度来多挣加班费。我周围充斥着的都是公司和员工之间的对立,不信任,严格的制度,以及小聪明…..

而我遇到的情况是,这个老板人在千里之外的美国,素未谋面,只是面试时和我通过一下语音。他却可以如此的信任我,让我自己记录每天工作了多久的时间,并以此给我发薪水。

第一次有一种被信任得有点受不起的感觉,于是我做了一个决定,购买了一个叫 Billings 的 app,严格的追踪我每天的工作时间。开始工作的时候按下计时器,结束工作后停止,并且分类哪些时间具体是用在哪个项目上。更夸张的是,我连上厕所都会暂停计时器,我不想辜负这一份信任,哪怕是一泡尿的时间。

这是一个关于远程工作的故事,也是一个关于信任的故事。
其实通过这个故事,我想给创业者或者打算实施远程工作的团队说点心里话。

如果你不能信任你的员工,你千万不要开展远程工作。


因为不信任的后果是,你一定会开始计划各种看起来似乎有效的制度,比如大家一起链接到某个视频系统再开始上班,比如把一天一次的站会开成三次,早上,中午,下午各来一次确保大家不会跑得太远,更严重的还要求每个人必须共享桌面的图像到一个视频系统里,等等等等…..

我想说,这些 ”制度” 是有成本的,它是会降低工作效率的,并且会消磨员工的心智的。关键的关键,这些制度其实并没有什么卵用。你依然防止不了 ”坏” 的员工偷懒,你依然会不停的恶心 “好” 的员工。

那怎么办呢?

事后 review! 信任其实并不代表啥都不管,只是说不要把过多的精力放在事前的审核和制度的建立上。相反我们应该通过事后的 review 来确定一个员工的效率是不是足够高,是否合格。 新一点的员工,可以每周 review 一次。随着员工呆得时间增加,可以延长的半个月,一个月来进行一次 review.

Review 后,对员工工作效率不满意的怎么办? 我的建议是立马停止继续合作。
不用管是因为什么造成的效率不高吗? 99% 的情况都不用,因为 “信任 + 自由 + Review” 这套远程方法论的精髓就在于,一定只看结果。结果不好就一定要尽快的停止继续合作… 否则会有无穷的后患…

站在员工的角度,这个会不会太残酷了? 
其实我觉得还好,这正好说明 “信任和自由” 不是免费的,你得用 “结果论” 来和它交换。

总结一下,远程工作更像是个 “成年人” 的游戏,归根结底它是追求更优秀的人,以及效率和结果。

它不适合 “小朋友”,特别不适合需要被培养和被理解的小朋友。

当你想清楚了这一点,再决定是否开始远程工作也不迟。

祝大家远程工作愉快!

欢迎订阅我的 blog, 以后有机会我会分享更多关于远程工作的经验和想法。

(插图来自于 Basecamp 的关于远程工作的书 Remote ,强烈推荐!)

Terry Tai
]]>
Terry Tai
tag:terrytai.me,2013:Post/1506883 2020-02-06T04:53:44Z 2020-09-05T16:29:32Z "黑皇杖" — 百毒不侵


黑皇杖(Black King Bar),是 Dota 里的一件道具。它价格较贵且需要主动使用,使用后会让英雄免受魔法的伤害。据我所知的所有 MOBA 游戏中,只有 Dota 拥有如此神奇的装备。也正是因为有它的存在,直接导致了绝大部分的法师英雄难以成为后期英雄。

时隔 17 年,中国再一次遭受到了凶猛的 “魔法”(新型冠状病毒) 伤害。
我有时会想要是现实生活中能有黑皇杖多好,这样人们就可以免于伤害了。
但仔细一想,连个“艺人面罩”(口罩)都很难做到人手一个,如此高端的 “黑皇杖” 如果真有也一定只会成为 “领导” ,“贵族” 和 “资本家”的专供品...

作为一个普通的人,我深深感到了 “无奈”。

我不禁会问这种 “无奈” 只是因为这次疫情造成的吗?
仔细想想,其实这只是一个导火索... 或者说它只是一个侧面...

疫情发生前,由于工作的缘故,我几乎跑遍了世界各地。
遇到了来自各行各业的人们,他们大多来自社会的中上层,其中不乏有创业者,程序员,投资人,律师等等...

大家一旦聊到了世界和自己的国家,用到最多的词就是 "hopeless"...

当第三次有人说出这个词的时候,我有点不寒而栗...

这个世界到底怎么了?让如此多社会中上层的人说出如此不 “正能量” 的话...
他们都是如此,那底层的百姓们岂不是更是生活在无望中...

新博客的第一篇文章,感觉有点灰暗,其实不然...
我是一个很乐观的人...

我相信且知道什么能再次带给人们希望...

第一篇就先卖个关子,说到这里,以后我们茫茫多的时间慢慢讨论...

重点是,我又开始写博客了,而且抛弃了以前所有的文章重新开始...

欢迎订阅! 祝一切安好!

一些老文章的链接:





Terry Tai
]]>
Terry Tai