远程工作是成年人的游戏



这次疫情让 “远程工作”这个词再一次进入了大众的视野。让很多没有远程工作过的人也能体会一把,不知道大家是什么感受?

事情对我来讲其实没有太多区别,因为我已经远程工作快十年了,以雇员的身份远程过,也以管理者的身份远程过。

这个契机,我回忆这十年的远程工作经历,有一事情现在想起来依然印象深刻,那是一切开始的时候…

差不多是十年前,那是我毕业后的第一份正式工作,在一家位于华盛顿特区的软件咨询公司,叫 Intridea.  在当时看来,这绝对是一家小而美的技术公司。公司人数大概不到三十人,并且 95% 的人是会写代码的。这是一个我梦寐以求的地方,因为我加入之前就已经用着 Intridea 大神写的开源软件和看他们写的书了。

Intridea 崇尚远程工作,他们相信优秀的人不一定在你身边,所以他们全球范围内招人,而我很荣幸的成为了其中一员。

这一切看起来正是我想要的,经过长达三轮的面试成功的拿到了 offer.  offer上写的是时薪并且用美元计算和支付。

我第一天上班快结束的时候,产生了一个疑惑,于是我发消息给了 CEO Dave.

我: “Hi Dave,  想问你个问题,公司是如何知道我每天工作了多少个小时,并以此给我付薪水呢?”
Dave: “Hi Terry, 你告诉我们你工作了几个小时,我们就以此给你发薪水。”

我当时愣住了,有点不太敢相信自己的眼睛。
为了确保自己没理解错,我继续提问,

我:”所以你的意思是,我自己记录我每天工作了多少个小时,到时候告诉你们就可以了吗?那我故意多报怎么办呢?”

Dave : “哈哈,Terry,  这需要信任,我们相信你不会这么做的 :)”

 ….

这几句剪短的对话,感觉自己又相信爱情了,瞬间我就湿了(眼眶),一股一股热流从脚底涌上头顶,久久的不能平静….

要知道,那个时代的中国,绝大部分的软件公司都还在打卡上下班呢。能允许一个错峰上下班就已经是时尚时尚最时尚了。我每天都能听到同学对自己公司的各种变态打卡和监控制度的吐槽,同时也能听到一些人“聪明”同学如何巧妙的利用打卡制度来多挣加班费。我周围充斥着的都是公司和员工之间的对立,不信任,严格的制度,以及小聪明…..

而我遇到的情况是,这个老板人在千里之外的美国,素未谋面,只是面试时和我通过一下语音。他却可以如此的信任我,让我自己记录每天工作了多久的时间,并以此给我发薪水。

第一次有一种被信任得有点受不起的感觉,于是我做了一个决定,购买了一个叫 Billings 的 app,严格的追踪我每天的工作时间。开始工作的时候按下计时器,结束工作后停止,并且分类哪些时间具体是用在哪个项目上。更夸张的是,我连上厕所都会暂停计时器,我不想辜负这一份信任,哪怕是一泡尿的时间。

这是一个关于远程工作的故事,也是一个关于信任的故事。
其实通过这个故事,我想给创业者或者打算实施远程工作的团队说点心里话。

如果你不能信任你的员工,你千万不要开展远程工作。


因为不信任的后果是,你一定会开始计划各种看起来似乎有效的制度,比如大家一起链接到某个视频系统再开始上班,比如把一天一次的站会开成三次,早上,中午,下午各来一次确保大家不会跑得太远,更严重的还要求每个人必须共享桌面的图像到一个视频系统里,等等等等…..

我想说,这些 ”制度” 是有成本的,它是会降低工作效率的,并且会消磨员工的心智的。关键的关键,这些制度其实并没有什么卵用。你依然防止不了 ”坏” 的员工偷懒,你依然会不停的恶心 “好” 的员工。

那怎么办呢?

事后 review! 信任其实并不代表啥都不管,只是说不要把过多的精力放在事前的审核和制度的建立上。相反我们应该通过事后的 review 来确定一个员工的效率是不是足够高,是否合格。 新一点的员工,可以每周 review 一次。随着员工呆得时间增加,可以延长的半个月,一个月来进行一次 review.

Review 后,对员工工作效率不满意的怎么办? 我的建议是立马停止继续合作。
不用管是因为什么造成的效率不高吗? 99% 的情况都不用,因为 “信任 + 自由 + Review” 这套远程方法论的精髓就在于,一定只看结果。结果不好就一定要尽快的停止继续合作… 否则会有无穷的后患…

站在员工的角度,这个会不会太残酷了? 
其实我觉得还好,这正好说明 “信任和自由” 不是免费的,你得用 “结果论” 来和它交换。

总结一下,远程工作更像是个 “成年人” 的游戏,归根结底它是追求更优秀的人,以及效率和结果。

它不适合 “小朋友”,特别不适合需要被培养和被理解的小朋友。

当你想清楚了这一点,再决定是否开始远程工作也不迟。

祝大家远程工作愉快!

欢迎订阅我的 blog, 以后有机会我会分享更多关于远程工作的经验和想法。

(插图来自于 Basecamp 的关于远程工作的书 Remote ,强烈推荐!)

Terry Tai